河北十一选五机选任五:大型自然类纪录片《自然密语——神农架》创作感想
总导演刘俊宇

河北十一选五预测 www.6y4q4.cn 发布时间:2018年01月11日 10:06 | 来源:中央新影集团 | 手机看新闻


 

总导演刘俊宇

总导演刘俊宇

2017年最欣慰的事情,就是《神农架》顺利完成。从立项到完成,跨越了三个年头。

把《神农架》确定为自然类题材的那一天开始,所有编导都成为了新兵蛋子,三名主创编导,以及我这个总导演,此前从没介入过自然类纪录片。

在我们眼里,自然类纪录片是必须仰视的高端品类。国外那些优秀的自然类纪录片,质量高不可及,它们树立了标尺,形成了从制片到拍摄,到叙事的一整套规范。国内近几年也有自然类纪录片的制作,更有个人独立纪录片涉及自然类。相比于国内外那些机构或个人的创作,从专业角度和敬业层面谈,《神农架》的创作过程被称为模仿、尝试更为合适——我们在尽力制作一部像自然纪录片的纪录片。

以往,包括我在内的摄制组导演还有摄影师,多是从事人文、历史、文献类纪录片,这是我们中央新影的强项,也是纪录片常项。所以当接手制作《神农架》的时候,所有人内心都混杂着兴奋和担忧。兴奋,当然是因为可以向向往的高端靠近一些。担忧则是经验、技术和能力的缺失,或不自信。要知道,自然纪录片我们不仅没有做过,身边也没有前辈可以传授经验。国外自然类纪录片的花絮,就是我们筹备拍摄的教科书。我们理想化地想到了许多可能遇到的问题,这些问题也都在拍摄过程中体验到了,即便如此,也没有一件事称得上顺利。现在回顾当时的种种境遇,可以说整个团队当时真不是“迎难而上”,而是不知深浅。为了完成任务,整个摄制团队的努力是“历经艰辛”四个字不足以概括的。

当然,所有项目的摄制工作都会困难重重,这不是《神农架》摄制组所独有。所以我们的经历,其实有着无数从业者的影子。

《神农架》的拍摄对象不是人,而是植物和动物。以往的经验都是与人(拍摄对象)配合。自然纪录片就是和老天爷打交道,困难都是天注定的,有的困难无法避免,有的则是自然类纪录片必须要规避的。

神农架是山区,恶劣的环境和多变的气候等因素就是我们面对老天爷的第一个对手。2015年开机恰逢冬季,我们遭遇了第一个措手不及。

从以往多年的气象记录看,每年11月神农架就会进入冰雪季。然而当年,正赶上当地冬旱,一直到阴历腊月二十五,也就是时间已经进入2016年了,神农架一场雪也没下,放眼望去全是灰蒙蒙的天和灰蒙蒙的山。

两三个星期的时间一下就过去了,大家多少都有点心慌。按照我们常说的话是“不出活”,这就是成本的浪费,人员成本、设备成本、时间成本??垂獾募吐计ㄐ?,经常一两个月,甚至半年拍不到想要的画面,我们特别感叹他们能沉得住气,也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。按我们以往的习惯,拍摄周期都是反复计划制定并严格执行,实际与计划不会有太大的偏差,不允许 “看天干活”的情况发生。但是拍摄《神农架》,只能看天干活。

除了冬雪,为了拍摄神农架的四季云海、大九湖的湖面浮雾,摄制组花费了大把的静候时间,这种工作效率是不得己而为之?!渡衽┘堋芬黄比昱纳?,说实话,三年的时间里至少一半的时间都在等待老天爷开恩。天气不好就等,天气好了就拼了命拍。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根本不可能,我们只能是“跟风追雨等太阳”。

天时,地利,拍摄自然纪录片如果能得到其一就是幸福。

神农架天时不好预判,地形地势对拍摄来说也没有“利”可言。神农架是出门上山路,盘山还是山的山区,绝大多数拍摄地点都距离摄制组安置点一个多小时的山路路程。全组人员经常是凌晨4点就出发,一出门就是一天,其间往返基本不可能,否则一天时间还不够路上跑腿的呢。神农架近三千平方公里,能有景致、动物出没的地方都是远离人烟的地方,那些地方也就成为了摄制组的“上班打卡”点。为了少奔波,摄制组在山上基本上没有午饭吃,开始还带方便面,后来发现热水都凉了,于是就背着电炉子背着锅上山,这种狼狈样的成因都是路途远造成的。

除了路途远,还有路途险。多数拍摄地点都位于山间小路的尽头,汽车根本进不去,达不到。

2016年冬天,导演刘洋和摄影梁宇轩雪后徒步前往神农谷拍摄,本来计划四小时往返,可是直到晚上八点,他们还没有出山。要知道他们所去的神农谷,雪齐腰深,每迈出一步都是一次高抬腿,有时候只能往前爬,更别提他们还带着设备、装备,要攀登落差近一千米的峡谷。令人后怕的经历,摄制组成员都经历过。春季,导演孙越和摄影胡彬前往无人区老君山拍摄,也是没有按照计划时间返回,直接惊动了当地旅游安防部门,老君山是当地闻名的无人区,也是深藏危险之地。

为了避免时间浪费在路程上,也为了拍摄到神农架几个无人区的景致,摄制组不止一次野外露营。因为神农架是?;で?,所以在山上安营需要提前报备。摄制组在开拍之前就向当地申请,要在一系列地方野营过夜。一直到拍摄结束,许可批复也没有下来。不是神农架工作效率低,而是人家顾及摄制组安全,绝不支持。两年前,山上还发生过野兽袭击人的事件,这难免会让地方配合部门迟疑。摄制组在必须安营的地方过夜的时候,为了缩小目标只能减免人员,还要找向导提防迷路和蛇、熊出没造成的危险。2016年夏天,组里唯一的女导演韩金娜带队深入无人区南天门,恰逢山区暴雨,全组在缺乏补给、没有任何通讯信号的情况下困在山里两天两夜。此事之后,神农架命令我们绝不允许野外露营。

正是所有人的努力和付出,摄制组才克服了山区地域形成的阻碍,拍摄到了许多难得的画面。正如神农架地方审片后所说,《神农架》是这片自然领地最全面、最真实的一次影像纪录。

天时、地利的困难无法回避,有的困难则是完全不必要的。一个自然纪录片的摄制组,如果没有自然学科的专业人员配合,那么这些困难就会暴露出来。也就达不到“人和”。

以往拍摄片子,离不开各方专家的知识和技术支持,他们甚至可以成为我们的拍摄对象。在国外的自然纪录片里,随摄制组出行的还有动物专家、植物专家等行业尖端人士。这也是我们拍摄《神农架》时候的期望,毕竟我们拍摄的主体除了景观之外,就是神农架的动植物。而那些专业知识、专业人员的支持,正是《神农架》摄制组欠缺的。

2015年冬天,当地植物学家为我们提供了一条有用信息,神农架高山杜鹃在入冬气温急降的时候,其叶片会瞬间卷成筒状。经他们指认,我们选定了一棵高山杜鹃,布好了灯光,做好了御寒准备,那天恰是神农架大幅度降温的一个夜晚。结果大家守了一夜,气温真的是突降,然而高山杜鹃的叶片丝毫没有变化。第二天,专家说可能他搞错了。原来神农架存在两三种高山杜鹃品种,我们拍摄的这棵不是会卷叶的。其实这类事情还有很多。

神农架有几种非常著名的野生中药材,当地人用“江边一碗水”、“头顶一颗珠”、“文王一支笔”、“七叶一枝花”、“救死还阳草”称呼它们。前四种更是被称为“神农四宝”。但是哪里能找到它们,没有人说得清楚。“遇见它们靠缘分”,这是当地人(甚至植物研究专家)常说的话。这种不确定性,让摄制组放弃了许多计划拍摄内容,不仅我们失望,当地人也很失落,毕竟神农架作为“地球演进的活化石”,蕴藏着大量的药材资源——这是神农架源起神农氏的根本,也是神农架未来非??粗氐囊幌钊儆?。摄制组最终拍摄到了“还阳草”——中药石斛,它的线索也是由平头百姓无意中提供的,这些平头百姓向我们推荐了“金钗猎人”——专门在悬崖采集石斛为生的人。

神农架金丝猴是本地最著名的动物群落,它们基本上是《神农架》动物世界的主角。神农架金丝猴被人类关注,从上世界八十年代就开始了,地方积累了一些信息,这让我们了解猴群的生存状况、制定拍摄计划顺利了许多。

自然纪录片的叙事拟人化、事件化都是表面呈现的趣味,其背后有大量的种群生存习惯、个体行为特征等科学数据、现实考查的经验总结来支撑,比如春天鹿群从哪里转???秋季松鼠在哪里采食?冬季锦鸡在哪里喝水?这些信息摄制组无从知晓,必须从科研人员多年的实地调查研究中获得。然而,这些信息,可以说在神农架基本上是空白。我们获知的永远是大致范围,这个范围一划就是几个山头、几条山沟,顺着小溪找,其实我们能在哪里看到野生动物,完全是两眼一抹黑。

这些信息的缺失或者模糊,也造成了《神农架》留下了许多遗憾。

相比金丝猴,《神农架》里呈现出的其它野生动物,像弥猴、毛冠鹿、黄麂、白鹳、果子狸、熊等,基本信息都是模糊的??梢运涤龅剿嵌际欠浅P以说氖虑?,每一次拍摄都是一场无准备之仗。虽然摄制组拍摄到了不少,但是基本上不能算是定向拍摄,只能是遇到什么拍什么,这为后来的编辑和叙事带去了很大的压力。我自己认为也是《神农架》比较遗憾的地方。

因为专业知识的缺乏,摄制组浪费了许多时间和精力。通过我们和各方联系后发现,我们遇到的情况并不是偶然。神农架虽然是一方宝地,汇集着大量的动植物资源,有的甚至异常珍惜,但是根植于这里的实地科学研究却少的可怜,这也就不难理解,为何神农架许多动植物种群在减少、变迁、消亡、毁灭,而当地人并不知情了。对摄制组、对神农架,这些科学数据的模糊其实就是损失。

如果谈及制作《神农架》的最大感触,我觉得其实不是天时、地利因素对大家的考验,而是对自然学科的依赖。自然学科的学者加盟,对一部自然题材纪录片太重要了,有时候他们决定了自然类纪录片的成败。

《神农架》制作的三年,大家的感触和收获很多,都认为这次经历不仅是历练,简直就是历险。有天地之险,也有愣头青似的冒险,大家承认,自然类纪录片的制作仅靠导演和摄影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。在《神农架》立项时候,许多人就已经反复提醒过我们,而我们只是用切身实践印证了这一点。

 

 

中央新影集团
官方网站

扫一扫
立即关注

关注新媒体

最新资讯 更多
1 1 1
  • 亚冠赛场上演大四喜,中国神锋教对手学做人 2018-12-09
  • 海军第二十八批护航编队结束对喀麦隆的友好访问驶离杜阿拉港 2018-12-09
  • 尽管管理层一任一任地换,但是以每年IPO数量的多少作为反映政绩的主要标志,而对于股市下跌、市值(包括国有股)损失、经济晴雨表失真、投资者利益巨亏等等,则不在考核 2018-12-09
  • 西安将全面改造提升59个集贸市场 2018-12-09
  • 关于用户注册有关事项的温馨提示 2018-12-08
  • 春夏季养生小常识 饮食一定要注意五多五少-美食资讯 2018-12-08
  • 地面被硬化,地下被掏空,城中河流、湖泊有限,一旦遇到短时间内的强降雨,大多数城市将水漫金山。在可预见的将来,这个问题无解。 2018-12-07
  • 【周刊】玩水多重奏 清凉度炎夏 2018-12-07
  • 吴运波在石塘村调研脱贫攻坚和新农村建设工作 2018-12-07
  • 无视婚变传闻 王浩信晒与朋友新旧对比照秀友情 2018-12-06
  • 有理讲理,不要诬蔑。 2018-12-06
  • 新华时评:美逆潮流而动,必将付出代价 2018-12-06
  • “创新从来都是九死一生” 2018-12-05
  • “云南导游辱骂威胁游客案”一审宣判:强迫交易罪  云南导游获刑6个月 2018-12-05
  • 技能人才 有待遇更有机遇 2018-12-04
  • 776| 982| 411| 299| 955| 60| 94| 518| 233| 607|